<video id="bl9pv"></video><font id="bl9pv"><dl id="bl9pv"></dl></font>
<video id="bl9pv"></video>
<output id="bl9pv"></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output></output>
<delect id="bl9pv"></delect>
<dl id="bl9pv"><output id="bl9pv"><font id="bl9pv"></font></output></dl>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meter id="bl9pv"></meter></delect></dl>
<output id="bl9pv"><dl id="bl9pv"><font id="bl9pv"></font></dl></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l><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dl id="bl9pv"></dl>
<dl id="bl9pv"></dl>
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四川文化網門戶網站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統計信息

草圣(散之)之魂魄

原作者: 草圣書畫中心 來自: 四川草圣書畫中心 收藏 邀請

1980年12月15日下午繼“林散之書畫展”首展8月在南京成功舉辦后,應安徽省邀請,林老親赴合肥,參加在安徽省博物館舉辦的開幕式。

期間林散之(右一)與蕭龍士(左一)在一起,中間者為林筱之

       從漢字誕生始,便有了中國書法,中國書法經過長時間的發展最終形成了以楷書、行書、草書為特征的三大主要之流脈。
       談到中國的書法藝術,草書算是常人難以企及的一門藝術。這門藝術在近代卻面臨一場生死危機。自明末清初王鐸、傅山之后,碑學大興而貼學衰微,篆,隸,北碑一度昌盛繁榮,而草書藝術則一蹶不振,幾成絕響。其原因在于草書需要集各種書體之妙,易學而難工。能認真研習而有成就的已經是鳳毛麟角,而能有開創性的就更見其難了。
       但在近代卻由于林散之的出現一舉扭轉了這種頹勢。
       林散之的筆下線條是似有似無的空蒙迷離,近看似面,遠觀是線,且漢字的表意功能也被淡化。有人評論林散之稱其為當代傳統筆墨的最大破壞者。其實在林散之筆下。書法的各種關系達到了高度和諧統一,諸如干濕,濃淡,枯潤,疏密,大小……林散之把它們調和的十分和諧美妙。在用墨上,林散之還將黃賓虹的月移壁之理論揉進草書創作實踐中。使得晚年林散之草書線條由于渴筆苦筆的大量運用,使線條中出現許多斑駁的飛白,從而形成月影婆娑,實中有虛 虛中寓實的效果,這種線條雖若有若無,但萬毫齊力筆筆力到,故能虛中寓實。正所謂不破不立,再破懷中革新。
       林散之草書另一個特點是根植漢碑,以隸入草。將隸法融入大草而渾融無跡,林散之在漢碑上所獲得的書法真諦,在其草書創作上作了最大限度的發揮,因而他是以隸入草達到水乳交融的第一人。草書流走奔放易,沉著凝重難。林散之以隸書沉著厚重之氣寓于草書之中,故其能得厚重的老辣氣象。近代名家曾說:如果與古之名家懷素,王鐸相比,則懷素《自敘帖》用筆一味使轉,缺少提按,因而略顯單調;王鐸則牽絲連綿,當斷不斷。有失霸悍;二者皆不如林草既縱橫跌宕,又含蓄典雅,因而“不讓前賢,或有過之”。
       正因為如此林散之被趙旭成稱為:一代宗師,千秋草圣。在2023年5月5日,國家文物局發布《國家文物局關于頒布1911年后已故書畫等8類作品限制出境名家名單的通知》,林散之是作品一律不準出境者,是中國傳統書法美學的集大成者,是詩書畫三絕的藝壇大家,是中國當代最負盛名的書法家之一,林散之飲譽世界,有當代“草圣”之名,人稱“三百年出了一個林散之”林散之以自己一己之力捍衛了中國書法在國際上的中心地位。

自強不息的人生,精益求精的藝術追求

散之伯父建威將軍林成興

       1898年林散之出生于江蘇省江浦縣烏江鎮江家坂村。林散之的父親林成璋是一位生性敦厚的書生,林成璋36歲的中年才得子林散之,故對自己這個兒子給予了極高的期望。但林散之幼年不幸,13歲父親就早逝。
       少年林散之孤身一人赴南京學藝,在學藝期間林散之白天干活夜晚學習。用自己的勤奮打好了書畫藝術的基礎。林散之曾說“我不是天才,就質素而言,象莊子說的‘材與不材之間’,因為肯學彌補了才氣的不足”。
       在學藝生涯中林散之多次遭遇坎坷,有一次因為庸醫誤診,林散之命懸一線,幸得老師張栗庵補救,方才轉危為安。在戰亂歲月死亡多次出現在林散之身邊,每一次林散之都化險為夷,而這些磨難也磨練了林散之的心智,使之處變不驚,運筆沉穩。
       林散之的藝術成就繁盛于晚年。這其中也與林散之自身嚴格要求有關。林散之自述:17歲起,每晨起身寫100字。40歲后才不天天寫。而到了晚年林散之開始精研草書藝術之后又開始了自己的晨課。每天早上都早早起床練字,當林散之夫人起床時發現林散之已經汗流浹背。這對于一個年紀超過六十歲的老人而言是極為不易的。
       林散之早年書畫雙修,對于繪畫投入的精力一點也不低于書法。但是在晚年林散之進入江蘇國畫院之后卻放棄了繪畫,轉入草書藝術中。這對于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而這次轉型也成為書法史上一次具有重要意義的事件。
       就在林散之潛心鉆研草書藝術時,林散之的命運再次發生了重大的改變。文革爆發后,林散之回到家鄉,在1970年自己進入公共浴室時發生了嚴重的燙傷事故,導致林散之的右手指粘連在一起,經過手術也只有三指能撮筆。對于普通人來說,此時的狀態已經基本上是告別了書法藝術了。但林散之卻獨樹一幟,創造出筆墨酣暢淋漓,輕重虛實咸宜,線條柔韌堅實,用墨枯潤相間的林體。將這場飛來橫禍變成了自己藝術創新的契機這在藝術史上都是值得傳唱百年的美談。

謙和君子,尊師愛友

       林散之對于自己所獲的名利看得很開,對自己的成就也很謙虛?挛妮x說“林先生草書五絕或七絕,二十幾個字,在得意時,運筆方法全不重復。傅山、王覺斯以后,他就是草書大家”。但林散之卻說“這樣說不對,我受之有愧。承認此說,便是狂人”。
       林散之認為做人是學不完的,到了九十多歲,一人是個白發小蒙童,天天在學,越學越感到自己無知。對于名利林散之的看法是:身外名利,天外浮名,時間用于治學尚嫌不足,哪有功夫管浮名微利?不超脫也得超脫。
       學生眼中的林散之是一幅隱士模樣,冬天穿著十多斤的大棉襖,寫字時將袖口卷起,天寒地凍的環境下依舊能運筆如飛。對于飲食起居林散之看的很淡,有時就以一個雞蛋伴著醬油佐白粥。
       但對于幫助他人卻很熱心。到了晚年成名之后喜歡林散之書法的人想要求得他的墨寶,林散之都是來者不拒。林散之說“別人大老遠來南京,總不好讓別人空手而歸”。一點也沒有大師的架子。
       林散之的成長離不開老師的幫助。林散之說“自己有點小成就,是因為遇到兩位好老師,路領得正:首先是含山張栗庵……后來又問學于黃賓虹先生……”。作為有大成就的一代書法家,林散之總是這樣將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將幫助自己成長的老師放在很高。
       張栗庵是林散之的貴人。張栗庵是前清的進士,家中藏書極多,林散之在張栗庵門下盡情學習古代的經典著作,鑒賞歷代書畫大家的名作。林散之的藝術修養在這一時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早年的林散之給自己起了一個號,叫“三癡生”,意思是一生癡愛詩、書、畫。老師張栗庵就將三癡改“散之”!吧⒅笔窃、書、畫“三癡”的諧音。這個名字后面一直跟隨林散之到了生命的終點。
       恩師張栗庵對于林散之關懷備至,為林散之講授各種讀書做人的道理,傾盡自身所學。而林散之對于恩師同樣孝順備至。在張栗庵病重時林散之守候在床前,每日盡心侍候直到恩師病逝。張栗庵病逝之后林散之一度情緒低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畫畫練字的心情,但他牢記恩師的教誨,講對恩師的思念,化作藝術創作的動力,繼續攀登藝術的高峰。

散之恩師黃賓虹

       林散之藝術創作中影響最大的老師非黃賓虹莫屬。在民國的藝術界有“北齊南黃”之說,齊指的是齊白石,而黃就是黃賓虹。林散之在張栗庵的推薦下拜黃賓虹為師,但在拜師之初,黃賓虹只是對林散之進行函授,并未讓其登堂入室。林散之也不在乎這些虛名,而是想方設法地向黃賓虹學習書畫藝術的真功夫。林散之不斷將自己的作品寄給黃賓虹。黃賓虹看到林散之這個年輕人這么鍥而不舍,也不再虛應故事。而是對林散之的創作進行針對性的講評。指出林散之目前的山水畫都是珂羅版影本之畫,墨法全失。然后接納林散之成為自己入室弟子向對其傳授自己的心得。
       黃賓虹對林散之最重要的影響是向其傳授了筆墨之法。黃賓虹認為“凡用筆有五種:曰錐畫沙,曰印印泥,曰折釵股,曰屋漏痕,曰壁拆紋。用墨有七種:曰積墨,曰宿墨,曰焦墨,曰破墨,曰濃墨,曰淡墨,曰渴墨!睂诎滋搶嵵,又說:“古人重實處,尤重虛處;重黑處,尤重白處;所謂知白守黑,計白當黑,此理最微,君宜領會。君之書法,實處多,虛處少,黑處見力量,白處欠功夫!苯涍^這一番講授之后,林散之才醍醐灌頂,進入了一個新的藝術空間。
       林散之對待師長黃賓虹至誠至尊,即便到了晚年林散之聲名鵲起,為老師黃賓虹的書畫集題簽,林散之依舊很恭敬的寫下“吾師黃賓虹先生書畫集,弟子林散之恭題”,即便這樣不合印刷規范,但林散之依舊堅持。
       林散之與邵子退的友誼也讓人動容。邵子退比林散之小4歲,兩人從12歲相識到生命的最終點一直都保持了誠摯的友誼。60年代林散之和邵子退都回到了烏江。兩個老人“八九日一來,詩酒瀝肺腕”。作書品畫,吟詩論文,了無已時。

散之傳人林筱之(散之長子,已故)

       1974年初夏,林散之生病,臥床不起,忽然思念起江北摯友邵子退。并作《病臥思子退》一首:

       小窗病臥惜匆匆,我已忘言耳更聾。
       芳草春回四月半,丹書人老十年中。
       悠悠長晝催閑客,習習微風醒睡翁。
       有友不來時過矣,云天愁斷隔江鴻。

詩中披瀝了對故友的真摯感情。邵子退晚年得氣喘病,每年冬季都要發一次。1976年邵子退病得歷害,林散之聞知,終夜不寐,愴然成詩五首。次日即托人購得藥品帶到江北。并附言:“子退四弟,近來身體如何,想冬令不宜老人。弟平時有咳痰,不知今冬恙何?念念。茲奉上化痰止咳丸四瓶,試服之可耳!本渚浣鹩,字字叮嚀,誠篤友情,溢于紙外,邵子退接函后亦作詩一首抒發對老友的感激之情。

誨人不倦,哺育菁英

耄耋殘年亦親臨學生之展覽

       林散之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身份既不是書法家也不是行政官員,而是一名教師。
       林散之青年時代就以塾師為職業教書育人。林散之最初是應姐夫范期仁的邀請擔任自己外甥的塾師,在這期間林散之盡職盡責的教書育人得到了范期仁一家的好評,并在范期仁的介紹下結識了張栗庵。
       在林散之功成名就之后也積極的傳道受業解惑,為后學講解書法藝術的奧妙。林散之在教授學生的時候強調“跟我學更多的是學方法、學做人”。林散之的學生莊希祖回憶林散之還給學生講過他自己學習書法的體會。比如先生常寫的“林散耳”中的“耳”字,不少書法家都有自己的寫法。一般的人是選擇其中的一個,或者選擇自己喜歡的。林散之先生和其他人不一樣,盡可能學最高的、最好的,這個“耳”就是王羲之寫的“耳”字。王羲之在寫“耳”時,也是有好幾種“耳”字。林散之先生是在好幾個“耳”字當中,再選擇最好的一個。臨帖,林散之要學生要先得骨后得剛。林散之說:“楷書要先練柳公權再練顏真卿,自古就有顏筋柳骨的說法,一開始先練相對剛一點字,這樣到老了,即便字沒有火氣,仍然柔中有剛。如果一開始就練比較軟的字,以后的字就會軟,沒有力!
       有人說林散之學生的字都不像老師。出現這個現象是由林散之的教育理念決定的。林散之認為學老師容易,學古人難。林散之對莊希祖說:“你們說我的字好,要學我的字。我告訴你,還有人比我寫得更好,就是古人的字。草書寫得好的有唐代的張旭、懷素,明代的王鐸!绷稚⒅f:“一定要取法乎上。取其上得其中,取其中得其下,取其下就是下下!惫柿稚⒅畬τ趯W生的要求是“學我者死,叛我者生!惫膭顚W生推陳出新,走出自己的路。林散之門下在當今中國書壇產生影響力的書法藝術家不下十幾人,如尉天池、王冬齡、桑作楷等,這些都沒有因循“林體”而是走出了自己道路?梢哉f林散之的教育是成效顯著的。

心懷天下,為國揚名

       林散之除了藝術成就之外,更有一顆拳拳為國為民之心。林散之作為中國的傳統文人,心懷天下是林散之一直的信條。
       在家鄉遭遇千年一遇的水災時,林散之義無反顧承擔起救災的責任,并領導鄉人家鄉修筑河堤。在遭遇地方官員阻攔的時候林散之又只身一人到達南京利用自己的書畫特長與宋子文的弟弟宋子京打通關系,為鄉鄰爭取賑濟。
       在建國后林散之當選為安徽省第一屆各界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6年被選為江浦縣副縣長。在這個崗位上林散之更是勤勤懇懇為人民辦事,為鄉鄰造福。群眾遇到困難,林散之總是熱心的去解決。在家鄉遭到旱情之時林散之力排眾議,破堤引江水抗旱。在遭受洪災時,林散之又堅守堤壩,身先士卒。在這段時間中林散之將自己半生的抱負完全的付諸于工作之中。
       進入70年代隨著日本經濟的發展書法藝術在日本非常流行,日本甚至揚言傳統書法的陣地已經從中國轉移到日本。針對這種風氣針對海外發行的《人民中國》雜志第一期刊在1973年出林散之草書條幅《東方破曉》一舉震驚世界。林散之也揚名海內,以一己之力為國增光添彩。
       當時林散之的作品很快就轟動了日本書道界,日本同行將林散之稱為“草圣”。1975年3月,日本書法使團訪華,我國外交部在日本使團的強烈要求下,專門布置了一場林散之先生與日本使團的見面會。為了表示友好,林散之先生專門為日本使團寫下了一件草書《中日友誼詩》。這件作品給日本人的最后一擊,被稱作是300年來草書史上的最高峰。此作一經問世,就被中書協名譽主席沈鵬、中國國家文物局孫軼青等六十多位專家的聯合賞析,經由中央電視臺等大大小小八十余家媒體報道。因為這件作品,日本書壇的囂張氣焰被最終平息。從70年代到80年代日本書道界每次來中國必要見林散之,連狂傲的日本書法家青山杉雨在林散之面前也自稱“后學”。每次日本書道界的人來拜訪林散之都畢恭畢敬得行鞠躬禮。林散之用自己的書法藝術折服日本人,更為中國的文化傳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草圣(散之)文化第三代傳承人李長生(左)與乃師筱之先生

       林散之一個外表普通的中國文人,內心卻蘊含了無限的力量。他用自己的勤奮與天賦書寫不朽的藝術篇章。以心懷天下報效祖國的理想信念為國爭光為民解憂。在生活中他謙和平靜對待師友誠實熱心。對待學生春風化雨。其人格魅力與藝術修養足以光照千秋。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上一篇:
筆墨書奇雄 縱意而神飛——記著名書法藝術家李長生發布時間:2023-09-17
下一篇:
重彩壁畫李亞梅|觀禪·聞香發布時間:2023-10-08
日本一卡2卡3卡4卡无卡网站
<video id="bl9pv"></video><font id="bl9pv"><dl id="bl9pv"></dl></font>
<video id="bl9pv"></video>
<output id="bl9pv"></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output></output>
<delect id="bl9pv"></delect>
<dl id="bl9pv"><output id="bl9pv"><font id="bl9pv"></font></output></dl>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meter id="bl9pv"></meter></delect></dl>
<output id="bl9pv"><dl id="bl9pv"><font id="bl9pv"></font></dl></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l><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dl id="bl9pv"></dl>
<dl id="bl9pv"></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