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bl9pv"></video><font id="bl9pv"><dl id="bl9pv"></dl></font>
<video id="bl9pv"></video>
<output id="bl9pv"></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output></output>
<delect id="bl9pv"></delect>
<dl id="bl9pv"><output id="bl9pv"><font id="bl9pv"></font></output></dl>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meter id="bl9pv"></meter></delect></dl>
<output id="bl9pv"><dl id="bl9pv"><font id="bl9pv"></font></dl></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l><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dl id="bl9pv"></dl>
<dl id="bl9pv"></dl>
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四川文化網門戶網站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統計信息

    全國書畫大賽:“符法藝術”作品獲獎啦!

      四川文化網訊 近日,“2023年第十五屆全國書畫大賽組委會”向參賽獲獎作者發出獎品、獎狀和會員聘書。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廳主管的四川雅符民俗藝術博物館提交的參賽作品,榮獲“三等獎”。參賽作者魏明生已收到 [詳細]

    四川雅符民俗藝術博物館黨支部召開民主生活

      2024年元月16日,中共四川雅符民俗藝術博物館支部委員會召開工作總結和民主考評會。會上作了支部工作總結和批評與自我批評,聽取了黨員和群眾的意見。大家一致認為,黨支部帶領黨員和全體職工群眾深入學習習 [詳細]

    符法藝術(之四):道藏符文

      遠古時代,繼壘石記事、結繩記事之后,開啟了刻符記事新紀元?谭浭碌脑挤,是人人交流、人神交流的工具,也是那個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創新。文字出現以后,原始符號逐漸退出歷史舞臺,所幸被醫術和道術傳承 [詳細]

    符法藝術(之三):中華桃符

      桃符是原始先民崇桃意識的直觀反映,相傳起源于黃帝時代,最初是以桃木為原材料制作的桃人、桃牌等實物符號,后來演變為在桃木板或其他代用品上畫符或題詞。古人認為桃符可以驅鬼辟邪,祈福禳災,因而成為流傳范 [詳細]

    符法藝術(之二):巴蜀文字符號

      古代文獻著錄、戰國銘文以及民間收藏的三星堆器物刻符,盡管沒有完全解讀,但大都具有巴蜀文字特征(一字雙音)。魏峽明生手書巴蜀文字符號,獨樹一幟,和巴蜀符號一樣,也是“中國符法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開啟左側

路丁 | 何云芳蹤

[復制鏈接]
16843 33
四川文化網 發表于 2023-1-30 07:46:4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詩經》云: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古老的《詩經》里在水一方的伊人,也許并非現如今人們想象中那仙氣飄飄的窈窕淑女,而可能歌頌的是一位辛勤勞作的勞動婦女呢。她雞鳴而起,推開清晨的薄霧,擇一灣溪流,濯一籃衣衫,就著溪水簡單梳洗,又匆匆離去。她踩著自己忙碌生活的節奏,卻不經意間踏出了如詩如歌的旋律。歲月的河流帶走她平凡的傳奇,何云芳蹤……

                                 ——題記

       公元1927年,時局動蕩不安,一派兵荒馬亂。而在內陸地區一些閉塞偏遠的農村,彼時卻波瀾不驚,依舊過著亙古不變男耕女織的生活。我的婆母便在這一年,誕生在四川梓州一個名喚“回龍山”的鄉村。
       婆母排行老四,前有兩兄一姐,后有小妹。婆母的父親是一位能工巧匠,主業是瓦工,人稱“何瓦匠”,還頗會紡織、編織等。加之正派公道、能言善辯,方圓數里若有紛爭,都愛請他去斷斷是非曲直。
       婆母自幼聰慧伶俐,雖未念過書,但六歲便能放牛,八歲便能紡線,十歲上下便會織布、刺繡,甚至能用毛筆手繪繡稿。她創作的繡稿,孔雀、喜鵲、小貓、牡丹等動物花草無不栩栩如生。尤其愛在其父調解糾紛時,專注地趴在窗戶上全程觀摩。婆母的長姐為此頗為不滿,認為她是借此偷懶少干農活;其父卻慧眼識人,從此把她帶在身邊,不時考考她對各種糾紛的見解。此后幾十年,婆母那過人的人生智慧和修養,應該就是從那時開始積累的。
       待到1945年前后,婆母十多歲時,她的娘家人男丁做瓦、女子紡布,靠著日復一日辛勤勞動已經積累了殷實的財富。外公原本準備買田買地興建房屋,但在外做工時聽到風聲說快要解放了,地主日子將要不好過了,遂打消了念頭,改把錢財換作兒子的家底和女兒豐厚的嫁妝。女兒許配了人家,就把有名的裁縫請到家里來做兩年衣服,四季的衣服做上好幾大箱,風光大嫁。解放時外公積極向政府上交大量錢財,因此家里成分定為了貧下中農。
       1946年,婆母十九歲,嫁到了河對面范家堰的公公家。婆母一生感念她的父親,在那童養媳盛行的年代,姊妹三人都是成年后才出閣放作人婦。婆母一生也極感念新中國、共產黨、毛主席的恩情,因為在新中國男女平等,女子也能吃上飯、讀上書。姐姐常說,以婆母那先進的思想理念,如若解放前的戰火燒到了婆母的鄉村,婆母必定是個能立下赫赫戰功的進步人士。
       公公長婆母兩歲,生得魁梧、白凈。公公的父親一脈數代單傳,夫妻二人都讀過書,其中祖父學到了《詩經》,但一生無為,在旁系兄弟眾多的大家族中舉步維艱。每當家族大鍋飯開飯時,族人就搬出大道理來奚落一番,意指讀書人要謙讓,只能最后盛飯。祖父一家被欺壓到長年吃不飽飯,祖母二十九歲含恨離世、伯伯和大姑母病死餓死,因此祖父深感讀書無用,堅決不讓公公讀書。解放后,婆母一度想到村上識字班上學,帶著孩子去學習了兩晚,才學到幾個字,便被祖父所阻攔。
       公公自幼年喪母后,便被寄養在他家境較好的娘舅家,衣食無憂,倍受溺愛,喜愛上了垂釣打獵等閑情雅趣,煙酒茶賭無一不會;但對于家庭與責任,卻是一點概念也沒有。與婆母結婚當天,公公還在場上賭館與人擲骰子;被家人拖回家拜完堂后,洞房都未入,旋即又偷跑回賭館。其荒唐的青少年時期像極余華筆下《活著》的主人公。一次為獵取“毛狗”,公公與其獵友于離家十數里的山里,在“毛狗”洞旁邊守候數晝夜。因此,婚后家里大小事務,自是指望不上公公,多是婆母操持。
       婚后第三年,婆母便生下了大哥。自二十一歲到四十二歲之間,婆母一共生下了十個孩子,其中撫養成人的一共是七子一女。原本在大哥與二哥之間、三哥與四哥之間各有一子女,然而因病不幸早夭。原本數代單傳的一脈,到我先生加之子侄這一代,已赫然成為一個龐大的家庭。
公公快成家時,大家族不想為他準備彩禮、花費錢財,就草草地分了家。公公和祖父、小姑母三人僅有狹小的住房兩間。哪知外公根本不用他們花錢,不僅準備了豐厚的嫁妝,還出錢給物張羅了婚禮。外公許給公公家的最好的聚寶盆,正是婆母這個可人兒。公公家窘迫的狀態,在婆母嫁進來后一天好過一天。
       公公家有一張織布機,婚前自己搗騰一通,一機布被織得稀爛,荒廢多日;婚后,婆母三天就把這機布搶救成一匹織工精細的成品,連線頭都不易看出。從此,婆母農作之余便會織布,常常一天就織出一匹布,交由公公拿去很遠的場上出售,賣出錢便換回糧食,足夠家里吃穿用度。婆母也成為遠近聞名的織女,誰家的布織毀了,便請她去指導搶救。
       雖然婆母織布換回了糧食,但大家族里只有一架公用的石磨,族人每天一早便拿糧食去把磨占住,未出閣的小姑母從早上守到天黑也用不上磨,婆母只能晚上去磨米磨面。族人因為看不慣婆母的小家過得風生水起,竟還密謀坑害公公的性命,恰被正在織布的婆母聽見,當面揭穿了他們的陰謀。婆母生下大兒子后,外公擔心他們一家在大家族里有什么閃失,干脆讓公婆一家搬回了回龍山下。
       解放后,經過土地改革,原為佃農的公婆家里也有了自己的土地,靠著種地、織布,過上了富足的生活。也是在解放后這十年里,公婆家里陸續添了六個兒女。在能干婆母的精心料理下,全家人吃得好、穿得漂亮,生活蒸蒸日上。
       1958年,“大躍進”開始了,農村號召過共產主義生活,同工同酬同勞動,幾個生產隊的人在一起吃大鍋飯,一家一戶去排隊盛好飯菜拿回家吃。公公家里人口眾多,每頓飯都是由十來歲的大哥領著二哥、三哥、四哥一起去打飯,每逢雨天走斜坡泥濘路滑時,推的推、拉的拉,護送飯菜從未有過閃失。而別人家有的半路上打翻了飯菜,一家人都得挨餓。一開始,飯菜灑了也就灑了,后來掉在地上立馬有人拾起來塞進嘴里,婆母由此聞到了饑荒來臨的味道。
       此前因為興辦鋼鐵廠、煤礦、建筑隊、筑路隊等,到農村招過工,很多人還停留在解放前被抓壯丁的認知中,因而畏畏縮縮不敢去。這時因修建成昆鐵路,亟需大量木材做枕木,涼山州普雄林場面向農村招工,也是1958年的最后一次招工。公公身材壯碩,飯量大、力氣大,婆母便毅然為他報名前去參工,認為至少他一人的吃喝不用愁了。祖父本意不想讓公公去,但婆母曉之以理,說再不出去就要餓死了,從此公公便在普雄、鹽源、小金等地當了將近二十年的伐木工人。
       就算當上伐木工以后,公公也有好幾次因為太勞累而動搖過。特別是1962年中央到地方各行各業搞精兵簡政,林場也削減工人,和公公一起干的同鄉有幾人趁機回家了。如果婆母以家里需要為由提出申請,公公就能正大光明地辭工回家,但婆母從沒叫過苦,沒有給公公辭工的理由。后來三哥也走上了同樣的路,在米亞羅川西林業局工作;五哥在公公退休時接了班,在小金林業局工作,后轉為干部。
       公公雖說干著繁重的體力活,確實解決了他個人的吃飯問題,而且在屈指可數的幾次探親時往家里拿回了些皮襖、牛肉干等吃穿物什,并在退休后光榮地拿上了退休工資,但公公的工資基本都用于囤他的煙酒,幾乎沒往家寄過錢。除開七十年代有幾年,婆母斷斷續續到公公工作的地方當“家屬工”、在林場里挖草藥的經歷,二十年里就有十多年是婆母一人在家養育眾多子女、為祖父養老送終,可以想見何其艱難辛苦。
1958年到1962年,也是新中國歷史上艱難的饑荒年。只能由生產隊統一派工掙工分,不能自己搞生產;只能吃大鍋飯,不讓開小灶。婆母一人照顧祖父和五子一女,從來都是和衣而眠,以便喊出夜工就出夜工,盡可能多掙工分。
       一個偶然的機會,婆母發現一位鄰居奶奶常常半夜三更摸出去偷集體地里的糧食,以此養活家里的三個幼子,可能因為是干部的親屬,總之從沒受到過懲處?粗约杭依锏陌藦堊,婆母只得放下禮義廉恥,放下驕傲自尊,每次看到那個鄰居奶奶出門便緊跟上去,但很智慧地從不拿得比她多。拿回家的玉米、豆類、蔬菜等時令糧食,須趁夜里升火做熟,匆匆往每個孩子嘴里塞幾把,又趕緊把灶火撲滅,以防檢查到開了小灶而受罰。夜里這樣一折騰完,又快雞鳴天亮、出工干活了,因此婆母那時平均每天只能睡上兩三小時。在婆母的艱辛努力下,祖父直到1962年逝世,也沒有挨過餓。而已出嫁的小姑母及其一雙兒女,還有舅母等親人,都是在1961年餓死的。
       1966年,因為家里實在太窮,已有六子一女的婆母還流產過一個孩子。公公為此非常生氣,認為婆母不珍惜他倆的骨血,甚至有段時間因此拒絕回家探親。其實在那缺衣少食的年月,這么大一家人能活下來,子女四肢健全地長大成人,已經是天大的奇跡了,也是婆母一生頗為自豪的事。那時不但日子清苦,還不時有族人為難。在我先生尚且年幼時,婆母曾對我先生說,就算那些人百般加害,她還是不會離開這個家,會堅決地將我先生及哥哥姐姐養大。雖然婆母沒有上過戰場,但在漫長而艱苦的歲月里守護著家人,何嘗不是她一個人的保衛戰、持久戰?
       1962年,農村繼續過集體生活,但伙食團下放至一家一戶,人民公社食堂正式取消,家里可以開小灶了。由于人口眾多,在生產隊常當“超支戶”,婆母得自力更生解決一家人錢物用度短缺的現實問題。這時,婆母閨中習得的紡編刺繡絕活兒派上了大用場。遠近鄉鄰那些愛時髦的大姑娘小媳婦常常帶著食品物資,來找婆母討要繡樣。婆母的繡樣不但是時興的,而且是原創的呢。村子里的姑娘要出嫁了,都要請心靈手巧的婆母縫制精工刺繡的嫁衣喜鞋,并于婚禮當日請婆母去梳頭妝扮。一襲華美的嫁衣,一個精美的妝容,一番吉祥祝福的話語,每每換回一個豐厚的紅包,足夠一大家人一陣子的開銷。很長一段時期,婆母都憑借敏銳的藝術感站在村里的“時尚前沿”。有一陣子農村女子時興“干部頭”,成群結對地來找婆母為她們剪掉長發。
       婆母的女紅好到什么程度呢?姐姐回憶,有一年家里養了蠶,結了繭,舅舅來將蠶繭繅了絲,婆母親自將絲染成了桃紅色,織成絲綢,又用絲線繡上精美的圖案,一對國色牡丹絲繡枕套和喜鵲鬧梅絲繡花邊的床單,便在一個農民之家新鮮出爐了?上拍赣靡詣撟鞑B活一大家人的織布機等家什,在“文革”那場浩劫中被當作資本主義尾巴砸掉了。更可惜的是,出自婆母之手的那些精美的織品、繡品,如今一件都沒能留存。婆母從沒學過美術,為何能畫出那么逼真的繡樣、繡出那么生動的繡品呢?五哥分析,那正是源于對生活細致入微的觀察與深沉的熱愛!
婆母在“文革”中被批斗,還因為她的名字。婆母的好友杜氏,是一名從事“迷信”職業的“仙娘”,“文革”時成為批斗對象。杜氏的名字中有個“芳”字,而婆母閨名“云芳”,還有另外兩個名字中有“芳”字的鄉鄰女子,此“四芳”便一同被批斗了。  五哥回憶,生產隊的干部為了懲罰婆母,在婆母已懷上了六哥挺著大肚子時,罰她在烈日下翻一大塊地的紅薯藤,而婆母就因此落下了脫肛的病根。那時三哥已參加工作,有次回家探親聽說這事,若不是婆母苦苦攔著,憤怒的三哥就要去把那個干壞事的混蛋給收拾一頓。
       婆母向來注重與生產隊搞好關系。除了文革時那一任生產隊干部外,其他歷任干部都在婆母的維系下對這個人口大家照顧有加,有什么招工、派活兒等訊息都會早早透露給婆母。三哥參工時報名的人挺多,但久等不見通知,就去找招工的人詢問。招工的人啥也沒說,只給了三哥一個空酒瓶。三哥回家問這是啥意思,婆母說趕緊去供銷社打一瓶酒送去。管供銷社的干部被婆母認作本家兄弟,當即免費給三哥灌了一瓶酒。就這樣,那一次整個大隊就三哥一人順利參工去了。
       婆母廣交周邊朋友,與鄰里的關系相當和諧。不僅有“四芳”這樣共患難的密友,還讓兒女們認了好幾位“同年媽”。家里日子難過時,兒女們不時去她的好友家里蹭飯。家里寬裕些后,又與兒女們感恩回報,鄰居們有困難必鼎力相助。至今仍有許多當年因有婆母資助才完成學業、改變命運的人,念念不忘婆母的恩德。
       改革開放是婆母最為擁護的,因為她終于可以大展拳腳了。她對兒女們說,“人不窮,天不窮,不會劃算(計劃籌謀)一世窮”,開始帶領一眾兒女紅紅火火地大搞副業。她陸續借來人家的母豬、母牛、母羊,養至生崽后連本帶息還回,雞鴨鵝兔更是成群地飼養,如此搞上了家庭畜牧業;她指導兒女們編制竹門簾、竹窗簾、草帽等,賣到供銷社,如此展開了家庭手工業……此后每當鄰里有人抱怨政策、抱怨政府,婆母都會義正辭嚴地懟回去,說現在這么好的政策,勤勞的人都能吃飽穿暖,還有什么理由怨這怨那?
婆母對孩子們有科學的分工,人人都能參與到她的副業中來。我的先生至今還記得,當年為了喂養鴨子,與六哥一起去撿“天螺絲”(蝸牛)的情形。為了能讓鴨子更好地吞咽“天螺絲”,還要把它們一顆一顆地用石頭砸爛!疤炻萁z”要雨后才大量出現,因此我先生那時雨一停就與六哥背著笆簍出門上山去撿拾,常常因路滑摔跤而搞得全身泥乎乎的。
       兒子們陸續長大,婆母為了他們的生計而絞盡腦汁。二哥身子弱,中學畢業后,去伐木身體又吃不消。婆母聽聞隔壁公社醫院的院長德藝雙馨,便想讓二哥拜其門下,為此數度上門,每次都要帶上鵝蛋或鴨蛋或花生等土特產。鵝蛋、鴨蛋要挑大個的,湊上一百只;花生要挑粒大飽滿的“三胞胎”,裝上一大筐。要知道,那時拜年走比較親近的親戚,互贈的禮物不外乎就是一把面條、兩個柚子之類的。院長被婆母三番五次的誠意所打動,遂將二哥收至門下。深奧的醫書二哥自是讀不懂,但院長給他的《赤腳醫生手冊》熟讀半本便能看病問診。后來二哥當上大隊的赤腳醫生,鼎盛時期每天流水進賬千元,成家后養育一兒兩女再不用愁。
       兒子們到了婚娶年齡,婆母又操心他們的終生大事,生怕姑娘們嫌棄家貧,不肯嫁進門。因此但凡有媒婆上門說親,便拿出自家舍不得吃的雞蛋、面條殷勤地招待。大哥成家時,因為大嫂娘家開出的彩禮太高,已在宣傳隊的大哥前去退婚,卻被大嫂看中其一表人才,愿意放棄彩禮,直接跟著回了家。倉促之下,婆母東奔西走張羅了數十桌酒席迎娶,把公公送她的嶄新皮袍送了大嫂,五間房子最大的一間給了大嫂,又許諾來年的布票都給大嫂置辦新衣,后來又在分家時給予許多家畜家什,總之不讓大嫂感到受委屈。貧窮的家里順利娶回了大兒媳,探親回家的公公卻很不能接受,抱頭大哭一場,認為婆母和兒子們忽視了他作為一家之長的權威。
       兒媳婦們陸續進門后,婆母又擔心留不住她們,所以對她們比對女兒還要好。在錢物用度上,婆母也是補貼了這家又補貼那家,甚至不惜節衣縮食為兒還貸。六嫂曾經和六哥鬧到要離婚的地步,都說婆母對她比親媽還好,就算離了婚也要認婆母這個媽。
       也許是年少時見慣了家族恩怨、聽多了婆媳糾紛,兒子們陸續成家后,婆母堅定地不讓大家擠在老宅里圍在她身邊。用婆母的話說,就是大家不要都在家里爭“南瓜窩窩”。用上好的土地,為大哥換了一塊公路邊上的地用來修建樓房住宅;聽說生產隊的保管室要賣,就借錢貸款買回來,二哥成家后就可以搬去住了;三哥去阿壩當森林工人,公公深知個中艱苦,拿著扁擔想要追到三哥單位去把三哥打回來,是婆母堅定地支持三哥的選擇;四哥當兵退伍不回自己家,卻要到百里外四嫂的老家去落腳,婆母雖然耿耿于懷卻也沒有加以阻撓。
       婆母深知言傳身教的重要,在兒媳婦們面前凡事謹言慎行。有一次公公探親在家,婆母讓其上街買菜,公公對物品的多少完全沒有概念,竟然買了兩麻袋紅薯回家,就算頓頓吃,吃到紅薯爛了也吃不完。婆婆也隱忍著不責備,生怕媳婦們聽見了如法炮制,遇上點事便責難她的兒子們。
       婆母養育了七個兒子,唯一的女兒真正是貼心棉襖。姐姐十多歲便協助婆母操持家務,見證了婆母的艱辛、操勞與智慧,也繼承了婆母的優良品質,以照顧兄弟們一大家人為己任。幸好姐夫也是出自于多兄妹的大家庭,是極有家庭責任感之人,在婆母年老和走后的日子,姐姐、姐夫數十年如一日,無私忘我地為大家庭里大大小小的人和事操勞奔波著。
       我的先生出生時,婆母已四十二歲,因有1966年那次擅自流產的前車之鑒而無奈生下。但捉襟見肘的家里,再添一口真是難上加難。婆母生怕把幼子餓死,想要送出去給別人養,是十多歲已懂事的四哥、五哥和姐姐勸住了她;三哥為了防止弟弟被送走,趕緊抱著他的小弟弟躲出去了。先生三四歲時,有一頓家里吃蘿卜,他吃完了還沒吃夠,吵鬧著還要吃蘿卜,四哥說:“哪里還有蘿卜?全部都給你吃了呀!”四川話中“蘿卜”的“卜”與“全部”的“部”同音,先生便不依不饒地哭鬧:“蘿卜沒有了我就要吃全部,我要吃全部!”多年后,這段“吃全部”的經典笑話,還在弟兄們中講一次、笑一次、心酸一次。
       公公1977年退休回家,亦只漁獵煙酒茶賭。先是以打獵為主,爬不動山后就以釣魚為主,釣不了魚后就主要在村子的場上喝茶、打長牌。退休回家的公公方才知道他的工資是遠遠不夠用的,看著尚未成人的幾個孩子就發愁,竟揚言要將女兒、六兒子和小兒子分別派給幾個已成年成家的兒子撫養。這項舉動遭到了全家尤其婆母的強烈反對。婆母說,既生之則應育之。非但如此,婆母還在已接父親班的五兒子接濟下,極力支持女兒、六兒子和小兒子讀書,恢復高考制度后鼓勵兒子女兒們都去參加高考。
       也許是二十年里工作太單一,公公退休回家后很不適應,面對家里大小事務心煩意亂,所以常和婆母鬧矛盾。退休工資自己一個人用了還不夠,反而怪罪婆母養了雞鴨賣的錢沒有給他喝茶用,因而無故把家里的雞鴨打死。鬧得最厲害時,竟然要與婆母離婚,某天竟把家里的鍋碗瓢盆等家什全砸了,把一鍋剛煮好的飯也扔進了竹林。但公公自是依賴婆母的,哪里真能離婚呢?八幾年時婆母因病住院,公公還親自為其燉豬腳,其恩愛可見一斑。
       八十年代中后期,打工潮初興,我的先生還在上高中,婆母已屆花甲之年?吹轿飪r不斷地上漲,婆母在家里呆不住了,覺得供不起小兒子讀書了。一天,她到學校來找小兒子,說要出去打工。問她出去能干什么,她說什么都干。好在后來婆母打消了出去打工的念頭。1989年鬧學潮時,小兒子正在省城上大學,大字不識的婆母竟獨自到省城探望,找到已停課的小兒子,將他帶離省城,去到阿壩州理縣三兒子工作地,有如神助般幫小兒子躲過風暴。小兒子工作后,兒女常勸婆母不要再種糧食了,但她自立自強了一輩子,總說老了不能靠兒女,堅持自己種著地。
       進入九十年代,婆母終于圓了年輕時想學識字的夢想,開始和六哥上小學的兒子一起學習。她說,以前自己不識字,每每兒子們寫信回來都只有請別人念,現在她已把最小的兒子供到工作了,她也要學習認字寫字到能讀念、回信的水平。以婆母如饑似渴的學習勁頭和過目不忘的學習能力,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學會了一些常用字。不知怎樣的機緣,婆母后來竟然信佛了,把她的識字水平全用到誦讀佛經上去了,佛經上的繁體字也能認出個大概。
       進入古稀之年,婆母將修建寺廟當作了一項最重要的事業。她把兒孫們孝順她的錢都拿出來,一磚一瓦地,將朱君公社的朱真寺重建了起來,并修通寺廟到公路的水泥路,自己成為這座小寺廟的住持,長時間住在簡陋的寺廟里。小小的寺廟香火不多,但婆母認真地記著賬,每隔一段時間就讓當教師的女兒幫助對賬。
       這朱真寺,傳說是解放前一位神醫云游到此地,拯救了很多病中百姓,人們為了紀念他而建,文革中被毀。婆母重建了朱真寺,也繼承發揚神醫濟世救人的精神,幫助了許多貧苦中的人,成為當地人心中的佛。
       住在朱真寺,婆母將寺廟周圍的土地都開荒利用起來種菜。年紀大了沒有體力,就借天公之力,雨后再去播種、施肥,種出的新鮮蔬菜每年都要往周邊的學校送去好幾百斤!5.12”汶川大地震后,時年八十一歲高齡的婆母還為災區捐獻了七千元人民幣。
       走進新世紀后,村上搞起了場鎮建設,有錢人在公路兩旁修建起小樓,卻不讓菜農在屋檐下擺攤賣菜,雙方僵持不下好一段時間。后來婆母挺身而出加以調解,說場鎮建設的地原本也是農民集體的,如若自己占了好地、住了新樓,卻不讓農民在屋檐下擺攤賣菜,不如收回集體土地重新分配。場上的居民一聽言之有理,從此與擺攤的菜農相安無事。菜農們拍手稱快,對婆母感恩戴德。
       信了佛,婆母從此就吃素了,甚至粽子、月餅中有肉和豬油,她也吃得出來。佛家有過午不食的戒律,想必婆母一個人在寺廟清修,營養嚴重缺乏,竟患上了阿爾茨海默癥,記憶漸漸模糊,姐姐發現后就將她接到鎮上的教師公寓照顧。但她老人家始終知道自己有七個兒子,在鎮上女兒家生活,別人是會說閑話的。所以一得機會,她老人家就會跑出女兒的家,一個人憑著潛意識往老家跑。兒女們怕她老人家走失,在公公去世后,商議決定今后婆母的生活主要由二哥一家來照顧。
       恰在這時,姐姐的女兒要生孩子了,二哥的孫子也剛出世,姐姐和二嫂就都要去帶孫子了。四嫂已退休在家,兩個孫女要稍大點,便主動回來與二哥一起照顧婆母。二哥從醫多年,四嫂亦曾照顧自己癱瘓的老母親幾十年,有經驗、有耐心,大家方才放心些。
       婆母八個子女中,大兒子頗擅吹奏長笛,其他子女也都多少遺傳了婆母的藝術細胞。在婆母接下的繡樣、竹編訂單太多時,兒女們也紛紛加入,自然形成了生產小組。而我的先生則更多地受益,幼時偶爾隨婆母學畫繡樣,少時想要考入美術學院未果,遂于學習、工作之余勤奮自習,書法、篆刻等頗有心得,中年后更是重拾美術夢想,師從名師大家研習國畫,藝術儼然鑄進了他的靈魂。
       婆母一生重視子女讀書,八個子女都讀到了中學以上。但由于各種原因,只有小兒子讀到了大學。我的先生五歲便被送進學校,自幼勤奮好學,中學時的圖書館藏書很快被他看了個遍,考入大學后讀起書來更覺如魚得水。在職讀碩以后,若不是因為在鄉下高中才開始學英語,英語實在差得太遠,差點就能考取文史專業博士。婆母讀書的夢想,在小兒子身上算是得到最好的實現。
       正所謂百姓愛幺兒。據說我的先生小時直到三歲都抬不起頭來,婆母說“這個娃兒怕不是個‘pa子’(軟骨。┡丁,對體弱多病的小兒子最是疼愛。婆母常說,“若不是他姐姐總是想方設法為他補身體,他咋個長得大哦”。大嫂嫁進門第二年,婆母為她縫制了一件粉紅色的衣服;我的先生才一兩歲,哭鬧著也想要,婆母只好給他也縫制了一件,外出時別人還以為他是個女孩呢。我的先生小時十分淘氣,一次竟騎在婆母借來生崽的母羊背上玩耍,害得母羊滑胎;還有一次甚至害得一只母羊被吊死。不論闖下多大的禍,婆母都沒舍得打罵。
       我的先生大學畢業即進入部隊,十多年后轉業回川時,婆母已將近八十高齡。只在小兒子大學時到過省會城市一次的她,應該是很想跟著小兒子到成都生活的。我的先生為了轉業時回到入伍之地成都,曾以婆母的名義在成都買了一套小房子,并將婆母的戶口遷移到這套房子處。但是這套房子太小,小得連廚房都無法設置,僅能稱為標間,如何作為一個家、如何能接婆母來同住呢?因此婆母戶籍雖進了大城市,和小兒子在一起,人卻仍在鄉下,只能逢年過節見到小兒子。我先生自己也是顛沛流離,輾轉多處臨時居所,當了八年“成漂”后,才裝修了這間小房子住進去,為此深感不孝自責。
       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處承載著我的先生和婆母情感的小房子。在婆母走后,還圍繞著它發生了不少事。先是房屋所有權屬變更,婆母既已不在,若要變更至我的先生名下,就須作為婆母的遺產,由其他七個兄姊分別前往戶籍所在地公證處,出具自愿放棄此處遺產的公證書。兄姊們散落在好幾個地方,這一系列公證自是很費了一通折騰。后來我們想要置換一處有電梯的改善住房,礙于成都當時的購房資格限制,又不得不將這處意義重大的小房子出售。歷盡波折雖尋得有緣人,但除去當年精裝的開銷,和賣方擔負的20%所得稅,應該算是妥妥的賤賣了。
       婆母在最后的兩年,已然不認識所有兒孫,見到小兒子回家時,仍秉承年輕時的待客之道,很殷勤地招呼:“你吃飯了沒?我去給你做飯!”看到小兒子身上的花襯衣,婆母竟然對襯衣上的圖案饒有興趣,說“這花做好好哦”。那津津有味的神情,大概和年輕時看到新繡樣時如出一轍吧。
       我與婆母的緣分極短。當我第一次見到婆母時正值金秋,她的曾孫已長大成人準備參軍入伍。以大片果實累累的稻田為背景,我給他們拍下留念的照片。我的先生向她介紹“這是您的小兒媳婦”,她慈祥地微笑著將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停留在我穿著的阿迪達斯運動鞋上,羨慕地說:“你這雙鞋子很貴吧,至少得花二十元吧!”
       第二次見到婆母是在冬季,她的外孫女結婚時。在我們彼此的心里完全沒有婆媳關系之憂,因為婆母應已到阿爾茨海默癥中晚期,回歸到小孩子似的無憂無慮。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與我基本沒有什么交流。
       第三次見到婆母是在她生前最后一個國慶節,她瘦得只剩下皮包骨。我用勺子喂她吃五嫂買的芝士蛋糕,她用無牙的嘴吃力地咀嚼著,許久也只吃了兩小口。她還跟我解釋,“我并不是真的肚子餓了,我只是心里覺得餓”。又說,“你和我說會話吧”,但又沒真的說出什么來。十多天后再見到婆母時,她已靜靜地躺在了棺木中。
       我與婆母的緣分又似極長。在婆母走后第二個年頭,我竟然不可思議地懷上了小女兒。連連挫折中,這個孩子的到來,于我和先生就似關上門后打開的那扇窗,又似枯老樹枝上萌發的那顆芽。小女兒心明眼亮、敏而好學,莫不是婆母轉世,以另一個身份再次來到我們身邊?
       婆母走時很安詳,享年八十九歲。兒孫們都回來送她,齊聚一堂竟有五十多口。她的女兒親自主持操辦她的后事,在二兒子家堂屋指揮若定,恰如她當年操持一大家繁瑣事務的風范。
       婆母和公公合葬的墓在回龍山半山腰上,正好俯瞰大兒子、二兒子、六兒子的院落,以及在外工作生活的兒孫們回老家的必經之路。隔著那條通往城市的鄉村公路,還有一條流淌多年的小河——數十年以前,正值芳華的婆母,想必常常在這條清澈的小河邊取水或浣洗衣衫吧……

                           路丁癸卯歲首于蜀都北門里


作者簡介:
       路丁,生于1978年4月,四川大竹人,四川輕化工大學工學學士,浙江大學公共管理碩士。四川省散文學會會員,管理咨詢師。曾于鄉鎮及市級機關工作,現供職于省級某部門。代表作有詩文集《停在最美的那時》等。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收藏
收藏0
支持
支持1
反對
反對0

精彩評論33

跳轉到指定樓層
沙發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1-30 07:52:2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感恩母親!
感恩親人!
感恩夫人!
……

   
板凳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1-30 07:52:2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感恩母親!
感恩親人!
感恩夫人!
……

   
地板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1-30 07:52:30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感恩母親!
感恩親人!
感恩夫人!
……

   
5#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1-30 08:09:5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母親是母……
6#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1-30 08:11:25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母親是!
7#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36:5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感恩尚舉兄弟……
感恩母親……
感恩親人們……
感恩夫人……
感恩……

[玫瑰][玫瑰][玫瑰][太陽][月亮][抱拳][咖啡][咖啡][咖啡]
8#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37:5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我小舅舅大概也是那年招工去當伐木工人的,先是在平武,然后去的小金

(胡瑾師妹留言)
9#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38:15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謝謝幺舅媽的好文采!眼前出現外婆勤勞勇敢樸實智慧的一生,感人肺腑!我像看電影一樣看到外婆在回龍山下從呱呱墜地,小女孩,大美女,為人妻,為人母的一幕幕,無比思念,[合十][合十][合十]深深感到要好好向外婆學習。

(甥女語)
10#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38:39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幺媽寫的,真好[強][合十]

(二家兄大女兒紅梅語)
11#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38:59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幺媽寫得很好,讓我了解了婆婆一生的艱辛和偉大

(四家兄大兒崇俊語)
12#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39:3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粗略拜讀,感同身受。但世間盡有此等對公婆如數家珍的才女兒媳,不甚噓噓!收藏了,不勝榮幸[強][強][強]……

(中學同窗好友雪域戰友文勇兄長語)

[玫瑰][玫瑰][玫瑰][太陽][太陽][太陽]
13#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2:4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祖婆[擁抱]還一直不知道祖婆的故事呢現在才知道

(二家兄的大孫女佳玲語)
14#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3:1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全靠姐姐提供大量素材和生動形象的講述[抱拳][抱拳][強][強][玫瑰][玫瑰]

(夫人路丁語)
15#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3:4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外婆是佛,精神食糧護佑子孫[合十][合十][合十]

(甥女語)
16#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4:0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拜讀了李桅夫人的文章[強][強][強]

(大學同窗國洪兄語)
17#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5:0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還記得有一年婆婆信佛吃素后,過年時大爺做了一桌子素席,全是豆腐做的扣肉、肘子[愉快],酒米飯!

(二家兄兒子銳侄語)
18#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5:2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合十][強][強][強][強][強][強][強][強][強]真實再現了世界上最偉大的愛——母愛;兄弟姐妹之情——手足之情![強][強][強][強][強][強][666][666][666][666][666][666][666]

(五家兄語)
19#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5:4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文字清朗,婆媳情深!

(省委黨校民干班同學本家工作于父親曾工作過的小金的世軍兄語)

[抱拳][抱拳][抱拳]
20#
薔薇花開 發表于 2023-2-1 22:46:09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才女[強][強][強]德才貌俱全[合十][呲牙]

(武昌戰友濤哥語)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日本一卡2卡3卡4卡无卡网站
<video id="bl9pv"></video><font id="bl9pv"><dl id="bl9pv"></dl></font>
<video id="bl9pv"></video>
<output id="bl9pv"></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output></output>
<delect id="bl9pv"></delect>
<dl id="bl9pv"><output id="bl9pv"><font id="bl9pv"></font></output></dl>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meter id="bl9pv"></meter></delect></dl>
<output id="bl9pv"><dl id="bl9pv"><font id="bl9pv"></font></dl></output>
<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output id="bl9pv"></output>
<video id="bl9pv"></video>
<dl id="bl9pv"></dl><dl id="bl9pv"><delect id="bl9pv"></delect></dl>
<dl id="bl9pv"></dl>
<dl id="bl9pv"></dl>